杂志首页 | 第1期 | 第2期 | 第3期 | 第4期 | 第5期 | 第6期 | 第7期 | 第8期 | 第9期 | 第10期 | 第11期 | 第12期 | 第13期 | 第14期
棋谱仓库VIP会员+弈天黄金会员120元
注意:二合一卡为充值卡≠用户名,需要在弈天客户端和本站棋谱仓库分别登陆后充值
首页 | 棋谱仓库 | 棋谱下载 | 动态棋盘 | 象棋赛事 | 象棋新闻 | 象棋视频 | 象棋图片 | 等级分表 | 棋手资料 | 东萍商城 | 直播室
-=> 公告信息
注意:本站内容与下面百度广告无关 微信:dpxqcom QQ号:88081492 QQ群:75115383 淘宝:hldcg 新浪微博:东萍象棋网 点击查看本页二维码
-=> 东萍象棋网络杂志 东萍商城
-=>【东萍象棋网络杂志】 - 第二期
-=> 本期文章
弈天人机铭
华山红叶红如火
静静地对弈
弈天棋缘擂台相关制度简介
棋中棋以棋会棋友 赛里赛因赛倾赛情
中炮过河车进七兵对屏风马弃马局(2)
锵锵三人行之华山斗剑(一)
网络实战开局分析(一)
回忆在剑月之前 — 水中的江湖岁月
沁园春★吕钦十捧五羊杯
青梅煮酒论英雄
棋路思
求胜!与庄生晓梦一战
妙手屠8段,更近华山一步
涵弈专栏 — 人脑与人机的抗争
《棋舞风尘》之小卫之死(一)
驱车边陲奇招现,光明一刀终斩麻
下象棋
弘扬中华国粹,高校任重道远
将帅之星擂台赛
贪吃一象酿苦果
网络实战攻杀妙手
艺苑撷英 — 带你畅游网络象棋世界
玉门关一战自评
弈天封神榜
屏风马当头炮演义
桐邱茶馆彩棋拾趣
侠客断剑铁汉胆,铁马失蹄卧龙居
天下太平弈天诗集
剑月轩回忆录 — 宝剑与战士(下)
本期制作人员
平原游弋九阴爪;悬崖格斗天霸拳
老胡聊发少年狂,弃子夺势凯歌奏
网络实战中残局欣赏
有奖征答排局《三进山城》答案
乐极生悲(市井小说)
棋理探讨 — 论“势”
棋缘猜想
任云排局专栏 —“东萍”字形局
弈的天空:在岁末前夕涂鸦
象棋家园论坛发表对局棋谱的方法
单车例胜马双士
长江原是后浪嘀,我已经退出江湖了
-=> 快速链接
【茶馆夜话】长江原是后浪嘀,我已经退出江湖了               ◇文『李蔷薇』

长江原是后浪嘀 — 我已经退出江湖了

[ 作者:李蔷薇 | 更新时间:2004-03-15 | 浏览次数:20616次 ]


一)殿堂级人物

    “我已经退出江湖了。”
    野鹿眠山草,山猿戏野花,那一处人间的仙境,唤作崂山二十一峰,烟蒸霞蔚的最高处,
赵屈原面云涛,背松海,双手负在身后,懒懒的这样说道。

    下首向,恭恭敬敬站立一位劲装少年,但见他面如冠玉,目若朗星,嘴角永远挂着一丝和
善的笑容,十分的俊朗中凸显十分的涵养。山风正紧,将少年身上一袭单薄白衣吹得猎猎作响
他却浑似不觉,只将虔诚到近似膜拜的眼神望向赵屈原的背影。待听得赵屈原说已经退出江湖
白衣少年深深一恭到地:
    “前辈,还望您老人家以天下苍生为念,出山伏魔阿 ……”

    “我,老人家?”
    赵屈原不紧不慢转过身来,一字字道。午后的阳光洒在他棱角分明的脸上,将他半边的眉
目都染成了金黄。今年是棋道宇宙纪楚汉历两千零四年,下个月初五日才是他三十六岁的生日
然而自他三年前宣布退隐江湖之时,他出道二十年长胜八百战的神话早已传遍了黄河两岸一江
南北,百晓生去岁新论百器谱,不敢将崂山屈原离合剑排入座次,遥尊为殿堂五绝之首。
    他望着身前长恭不起的少年,虽觉得被称作老人家有些的古怪,却也就照单收了下来,只
因他在归隐之前的行径本就是离经叛道的可以,从不刻意的计较那些礼数。但他对身前少年的
恭谨,显然是颇有好感,接着便道:“小朋友,这里不是你家,没有那么多的拘束,还是起来
说话吧。”

    白衣少年小心翼翼的应一声是,缓缓长身,他略一抬头,正触及赵屈原剑一般锐利的目光
急忙又低下头去,竟是不敢仰视。
    赵屈原呵呵一笑:“小朋友,打三年前我就和天下苍生断了干系,我即不叨念着他们,也
不愿他们叨念着我。你不知道么?”

    白衣少年似鼓足了勇气,抬起头说道:“前辈,日月千年互消长,道魔百世争短长,自魔
女奔月长蛟创龙的时代起,对抗就从来没有中止过 ……”
    赵屈原道:“干我何事?”
    白衣少年道:“去岁冬至,五百年不世出的魔届魔神降临人间,江湖从此多事 ……”
    赵屈原道:“干我何事?”

    “那魔神复姓西门,双字重庆,违天背道,倒行逆施,顺他者昌,逆他者亡,将原本宁静
平和的江湖,搞的腥风血雨,只因他法力太高,武林正道,竟无一人是他的对手,半年间折在
他手下的英雄豪杰,不计其数 ……”
    赵屈原剑眉微动:“干我何事?”
    “两月前,那位西门 …… 西门先生,他竟然占了中原正道的圣地天子山莲花峰,要打造
作改天换日的根基 ……”
    “干我何 …… ”,赵屈原一个事字生生咽下:“天子山,莲花峰?人界与天界最近的所
在,给他占了?”

    “正是,眼见得这样下去,道消魔长,武林正义衰竭,千千万万的江湖朋友便要沦入万劫
不复的地步了 ……”
    赵屈原脸色变了一下,旋即恢复如常:“道耶魔耶,干我何事,我已经,退出江湖了。”

    “覆亡之际,神相宋百晓泄漏天机,只有请出殿堂级人物,方能消弭这场五百年的浩劫。
晚辈受家父之命千里赶来崂山”,少年复又躬身行礼:“还望前辈看在千万武林同道的性命之
上,伸一援手,这可不是我南宫一家的事情 ……”
    赵屈原呀的一声,探手将少年扶起,“南宫?你是襄阳南宫世家的?南宫声宏是你什么
人?”
    “正是家父,晚辈南宫布衣,从小就仰慕前辈您老人家的声名,今日得见何其幸哉”,他
不再躲避赵屈原的目光,满脸都是热切盼望的神情:“长胜八百战,纵横二十年,伏魔卫道,
舍前辈天下不做第二人想,那是天命所归阿前辈。”
    赵屈原点了点头:“先师曾受过南宫家的大恩,未及报答,罢罢罢,这件事后,我当与江
湖彻底了断。”
    南宫布衣大喜之下,三度施礼:“我代天下苍生,谢过前辈您老人家了。”
    ……

    欲知那崂山二十一峰主人,殿堂五绝之首,离合剑尊赵屈原,他是如何的伏魔卫道,请看
次集 —— 天人交战 

二)天人交战

    五月初八。
    月黑,风高,杀人夜。
    天子山,莲花峰巅。

    松明火把亮子油灯,将莲花峰可纳两百人的广场照得亮如白昼。广场四周站的都是各门各
派有头有脸的掌门宗师,而莲花峰子山腰而下,聚集的英雄豪杰竟有三五千人,俱只为了赶来
看这场维系正道武林千年运数的斗法,一边是二十年长胜不败的离合剑尊,一边是五百年方才
世出的西门魔神。观战这些位,平素都是桀骜不驯的人物,此刻一个个屏息凝神,竟是唯恐喘
上一口大气便枉自送了性命。
    广场的中央,东边厢离合剑尊赵屈原不丁不八的站着,双手依然负在身后,只将眉心锁起
虎目圆睁,死死的盯住前方。他对面西边厢站立的那位,黑斗红披,鹰顾狼视,半点不肯退让
赵屈原的目光,他右手斜握杆镔铁狼牙棒,棒长一丈七分八,棒端缀只青铜骷髅,不是那魔届
的西门重庆还会是谁?!这二人自金乌西斜之时便以这个姿势对视,至此已近两个时辰,竟是
一动未动!

    边上观战的南宫布衣,小心向身侧神相百晓问道:“百晓先生,他们还要站多久呢?”
    百晓摇一摇头:“不可测,深不可测。”

    “百晓先生,剑尊前辈为何不出剑?”
    “南宫公子请看,这两人的身形站位,全无破绽,正所谓后发制人,而先发制于人。剑尊
不肯出剑,那个魔神,又哪里肯抢先动棒呢?”

    “那,那这一战何时才可开始?”
    “早已开始了!”

    “早已开始,在哪里?”
    百晓左手示意轻声,右手直向苍穹宇宙间指去:“天,人,交战!”

    话尤未了,九天雷霆之上,闷声声响一个炸雷,徒然,赵屈原身形已动,向前迈一小步,
西门重庆随之向后退一小步,两人复又归于对峙。
    人群渐起私语:“动了,终于动了。”
    “谁动了?谁动了?”,山下见不到广场的英雄急急要问。
    “剑尊逼前了一步!”
    “好啊!”

    说话间,天上炸雷之声不断,却又无闪电豪雨跟至,赵屈原再向前迈步,西门重庆仍是后
退;赵屈原再进,西门重庆再退,一柱香光景,两人目光接战间赵屈原步步紧逼,西门重庆步
步后退。旁边人群为离合剑尊喝彩助威的声音越来越大,南宫布衣满脸崇拜敬叹之色,只希望
有朝一日自己也能向赵屈原那般,登堂入殿,显贵夺尊。
    眼见得离合剑尊已将西门魔神逼到了莲花峰西凹的绝壁,再退半步,便是万丈深渊。人群
鼓噪声中空中又是一个炸雷,突听得西门重庆一声怒喝:“住!”,魔神与剑尊的身形同时一
震,目光错了开去。
    一霎那间,五千英雄豪杰复归哑雀,他们不知究竟是正戏开场,还是胜负已分?

    片刻,离绝壁近的几位宗师,借那松子油灯的光芒,竟见到西门重庆鬓角额头,米粒大的
汗珠滴滴沁出。却听他向赵屈原言道:“你不是,退出江湖了么?”
    赵屈原一字字道:“我,欠不得南宫家的,人情。”
    西门重庆瘦削的脸上,忽地浮起一丝冷笑:“这又是何苦,虽然老子很想会会你的离合剑
可今天还要再打么?”
    默然了半晌,赵屈原缓缓摇头:“十五天后,仍是此地,再决生死如何?”
    “很好,就冲你殿堂级的人物,给你个机会,这就请便吧,老子不送了。”
    赵屈原片语不发,全不顾天子山观战群雄的诧异喧哗,转身就走,只经过南宫布衣身前时
低声道一句:“随我来!”

    南宫布衣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只跟着剑尊身后,一路走去,大约有七八里,忽然见到前
头赵屈原的身形,摇了两摇,晃了两晃,竟是软了下去。
    南宫布衣大惊之下,急忙上前抱住,却见赵屈原面如金纸,气若游丝,鲜血随嘴角不停的
淌下,竟是受了极重的内伤。南宫布衣这一吓非同小可,喊道:“前辈,前辈,你怎么了前
辈!”
    赵屈原闭目不答,只艰难的座起运功,大约又有两个时辰光景,东边天色已然微明。却见
赵屈原哇的吐出口鲜血,有气无力的道:“好,好厉害!”
    南宫布衣赶忙再扶住剑尊,急急问道:“前辈不要紧吧?”
    “死不了了!”,赵屈原舒出口长气。

    “那魔头怎样的暗算前辈您老人家?真是卑鄙无耻之极。”
    “没,天人交战,明刀明枪的斗法没得取巧暗算的地方 …… 打他不过阿 …… 唉。”
    “打 …… 打他不过?”,南宫布衣张大了嘴,一时不肯相信听到的话语,“前辈是说,
您老人家适才,输了?”
    “不输我刚才在自残么?”,宋百晓讲的半点没错,天人交战之际,后发制人而先发制于
人。赵屈原终于抵受不住对峙的灼烈先动了半步,貌似占尽上风,实已受制于人。若非最后关
头西门魔神不愿带伤,只怕此时剑尊已不在尘世了。

    “可前辈您的离合剑还未出鞘呢?”
    “出不出一样,他的雪域狼牙不也没动么”,赵屈原闭上眼又调息了片刻,续道:“总算
也伤了他的元气,可以拖十五天,若十五天后还斗他不下,也就是中原武林气数尽了 ……”

    “是,是,前辈您赶紧好好休息,等养好伤十五日后,定然能胜得那个魔神的 ……”
    赵屈原一声苦笑:“我这是内伤,没有三五个月怎好的了?十五天后的那场,自然是要找
帮手。”
   “前辈您老人家都不是 …… 不是 …… 与那魔神也只在伯仲之间,哪还有更厉害的帮
手?”
    赵屈原叹一口气:“输了就是输了,什么叫只在伯仲之间,小朋友无须忌讳矫情。”,他
努力提高了半分的音量:
    “南宫小朋友你听清楚了,你即刻赶往终南山,务必要找到他,江湖才有一线生机……”

    欲知道赵屈原说出了哪个地动天惊,鬼厌神烦的名字来,请看次集 —— 我已经退出江湖
了。

三)我已经退出江湖了

    “我已经退出江湖了。”
    老松插层峦,妖花缀棱岩,那一处怪石嶙峋的所在,正是终南山乱云峰的山脚,李蔷薇一
身秀士装束,右手轻摇折扇,左手播弄朵七色妖花,贼忒兮兮的这样说道。

    下首向,恭恭敬敬站立的少年,正是打天子山马不停蹄千里赶来的南宫布衣,他听李蔷薇
说已经退出江湖,深深一恭到地:
    “前辈,请 ……”

    李蔷薇一摆手就打断了南宫布衣:“小朋友,打去年起我就和天下苍生断了干系,我即不
叨念着他们,也不愿他们叨念着我。这你应该知道吧?”
    南宫布衣抬起头道:“这个晚辈自然知晓,只是 ……”

    李蔷薇道:“虽然天子山莲花峰落入魔手,我亦十分的痛心,只是,道耶魔耶,干我何事
我,已经退出江湖了。”
    南宫布衣道:“前辈,请容我一言说完可好。”

    “哦,南宫公子请说,若实在是天下苍生俱都翘盼李某出山,我 ……”
    话未了,却听南宫布衣道:“请问蔷薇前辈,牧野商羊前辈可在此处归隐修行?”

    “什么?你找他做甚?”,李蔷薇脸色微变。
    “神相天机言道,降妖伏魔,非殿堂级人物莫属,牧野商羊前辈位列殿堂五绝,虽已退隐
终南,晚辈还是希望将他请出来的。”

    “你,你这是特地上终南山找他?不是找我?!”,李蔷薇俊俏俏面皮涨得通红?
    “正是。闻说蔷薇前辈也在终南归隐,想是与商羊前辈交厚,故晚辈特向前辈您老人家打
听商羊前辈他老人家的行踪呢,还望前辈以天下苍生为念,不吝赐教 ……”

    “切!”,李蔷薇跳着脚的叫,“你个黄口小儿,看没看过百器谱?就他商羊属殿堂五
绝?我…… 我难道就不属殿堂五绝之一?!”
    “前辈息怒,前辈息怒。”,南宫布衣诚惶诚恐:“前辈自然也是殿堂级人物,晚辈从小
就很钦佩的,只是,只是 ……”

    “只是什么?”
    “只是江湖上传言”,南宫布衣瞟了下李蔷薇的脸色,声音放到了极低:“前辈千万不要
动气,那只是江湖上的传言哦 ……”
    “你说,我什么风浪没有见过,会在乎些子江湖讹传么,只是什么?”
    “是,江湖讹传,神相百晓去岁排百器谱,花妖扇本来名列三十六位,哪知道消息不知怎
的漏了出去,李花妖突然宣布归隐终南山,退出江湖,这样就不好排入百器谱的座次了。宋百
晓一合计,得了吧,反正要列个退隐江湖的殿堂五绝,将将就就,马马虎虎,就把花妖扇放在
其中凑成了第五,因此,因此,咦?!前辈你怎么了,前辈,蔷薇前辈!”

    只见李蔷薇胸口不停的起伏,右手折扇死命挥洒,左手妖花花辨被他片片揿下,他脸色青
一阵,白一阵,绿一阵,紫一阵,最后还要黑一阵,南宫布衣再不敢往下续说。
    “我靠!”,花妖终于破口大骂:“哪个没心没肺的东西编排这段来数落我!也不怕天打
雷劈么!”

    “前辈息怒,听说那段讹传,好像是神相百晓喝醉了酒漏出口来的 ……”
    “宋百晓?宋百晓?!我要,掐 …… 死他!”

    吓的南宫布衣倒退了两步,他整整衣冠,躬身行礼:“蔷薇前辈请息怒,晚辈就此告辞”
就要转身走人。
    “慢!”,李蔷薇喝道。他长吸口气,又长吐口气,脸色已然如常,嘴角还添上了一丝和
蔼的微笑:“南宫公子不必害怕,江湖讹传,不干公子之事,公子不还想询问牧野商羊的行踪
么?”
    南宫布衣赶着紧的点头:“蔷薇前辈胸襟广阔,好生令晚辈钦佩。前辈若知道商羊前辈的
行踪,还望赐教阿。”

    “恩。”,李蔷薇道:“问公子一事,正道武林传出话来,谁能打败西门重庆这个魔神,
便奉他为尊,可是真的?”
    “是,千真万确,只要谁能打败西门重庆,武林正道一千四百六十三派,五百七十二万江
湖子弟,公推他为武林盟主,号令天下,莫敢不从!”
    “好,很好!”,李蔷薇笑得如妖花一般灿烂,他手往上指:“牧野商羊就在乱云峰腰修
行,此去不远,你赶紧上吧。”

    “多谢前辈。”,南宫布衣再躬行礼,转身上山而去。
    不久,乱云峰腰间的山坳处,传来牧野商羊短促而又喜出望外的声音:
    “找我么?真的找我么??我,我已经退出江湖了耶 ……”

    欲知道究竟哪一个能够伏妖降魔,号令天下,请看次集 —— 名家总动员。

中场休息聊隐士

    讲故事也要喘口气,现在是中场休息的时间,也随着宿太尉笔下的春唱,略聊聊隐士吧。

    看过一篇文章,就是给隐士分类的,好像大类有真隐与伪隐两种。
    真隐呢,又分商山四皓式的真隐,陶渊明式的真隐。
    伪隐呢,也分飞熊卧龙式的伪隐,终南捷径式的伪隐。
    那一篇写的很好,我即无甚水平,也懒得再花笔墨去细加评论。只以这次在讲的故事为本
插一两句。

    真隐之士,是确确实实的心寄田园,无意功名。在自然与山水间,他们寻找和享受着生活
的真谛。
    然而,入世与出世,总是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所谓的江湖,你入世的地方是江湖,你归
隐的地方,也是江湖。人在江湖,总有身不由己之处,因此并不是每一位真隐之士都能像陶公
元亮那般的始终。以商山四皓的高风亮节,终于还是脱不出张良吕姬撒下的凡线尘网,不得已
入世辅佐孝惠太子。只是这一出山,四皓无论成败,从隐士的角度去看,总归是逊了东篱菜菊
的陶渊明先生一筹了。
    如同故事里崂山二十一峰的主人赵屈原,他虽也是真心实意的已经退出了江湖,总归因为
脱不出与南宫世家纠葛的人情关系网,还是下山拔剑,加入了道魔千年千年千千年无休无止,
轮轮回回的争斗中去。三年修行,功亏一篑,令人惋惜。

    伪隐之士,姜尚直钩钓文王,卧龙隆中分天下。已然传了千年千年千千年,就不必多说了
只讲讲终南捷径的故事吧。
    终南捷径的成语大概很多人听过,而出处典故,大概有很多人尚不知道。其实故事很简单
记在新唐书的卢藏用列传中。
    卢藏用这个人现在是没有啥名气了,不过在他的那个时代,这位老兄还确确实实的是位名
家,甚至于与后来流传千古千古千千古的著名诗人陈子昂,李白,孟浩然等来往从密,交情甚
好,号为十友(与李白陈子昂齐名,很了不起了)。而他本身呢,也确实是很有才华的,并不
是属于银洋蜡枪头的种类。
    那么卢藏用怎么与终南捷径扯上关系的呢,原来在他少年的时候,很想博取功名,出人头
地。但是考进士没有考上。他呢,就动了下脑子,想出个主意出来,便宣布在终南山归隐,平
素与清廉自律,这一着果然有效,不久卢藏用就博得了朝野的好评,很高的清誉。由于他总是
往来与终南山和少室山之间,人们便称他为“随驾隐士”。后来这位世外高人果然被征召为官
官还越做越大,好像最高当到了尚书右丞相。
    当官其实也不是坏事,坏就坏在卢藏用这人,在有意退隐的时候有意用节俭清廉在约束自
己,并得到了很高的声誉。但当他当了官以后,开始变得奢侈浮华,这也没啥,更坏在卢藏用
奢侈浮华之外,追名逐利,弄权玩术,结朋树党,阿谀权贵,成了位不折不扣的奸臣。这下算
是玩完了,虽然他也有些才华,也重情义,也曾厚抚过故人像陈子昂的遗孤,但社会舆论最恨
的就是这种官场素节荡尽之人。于是他早年的退隐就成为了一个千古的笑话。
    又恰好有一次,与他并为十友之一的天台山道士司马承祯到京城,卢藏用指着终南山对他
说:“此中大有佳处,何必天台?”,司马承祯说:“以仆观之,乃仕宦之捷径耳。”,把卢
藏用臊了个大红脸。而终南捷径的成语,从此流传了下来。

    历史总是脱不了以结果反推的圈子。卢藏用成为反面教材的典型,只因为他入世后做官的
失败。而飞熊卧龙之所以为正面典型,也是因为他们入世后为官的成功。若是卢藏用为官以后
成为了一个刚直不阿为民造福的清廉好官,不知道后世又该如何评价他的终南归隐了。
    当然这些都是脱离历史的推想了,回到故事中来。花妖蔷薇算不算终南捷径的归隐?牧野
商羊在他短促而又喜出望外的声音中能不能听出千年前卢藏用的余响,这些,有心的读者就自
己琢磨吧。清朝有一首诗是写卢藏用式的名家的,比较有趣,就也一起摘录在这里,也算是和
一下宿太尉的唱春篇吧。

    诗。名家

    妆点山林大架子,附庸风雅小名家。
    终南捷径无心走,处士虚声尽力夸。
    獭祭诗书充著作,蝇营钟鼎润烟霞。
    翩然一只云间鹤,飞去飞来宰相衙。 

                   —— 清.蒋士铨

    好了,中场休息结束,故事还是要写下去,在名家总动员这集中期待出现更多的四皓,渊
明,飞熊,藏用。不过现在自己的心里也只是有个大概轮廓还没有构思过细节,略等个一天两
日吧。

四)名家总动员

    五月二十三。
    光天,化日,杀人时。
    天子山,莲花峰巅。

    正是初夏的近午时分,阳光无情的灼烧着几乎毫无遮拦的莲花峰广场,广场四周,一大半
的武林宗师们都眯起眼来,但却没有一个肯将双目稍闭,他们只怕错过了广场中的每一个细节
    西边厢,烈日下的魔神依旧是黑斗红披,嘴角撇一个唯我独尊的酷态,显是对正道武林刻
意安排正午决斗的天时不屑一顾。在他的右手侧旁,蹲着位秀冠儒服的先生,说少年呢又老点
说中年呢又小点,反正是蹲着位秀冠儒服,不少不中之年。那人双手箕张,纹丝不动,只两只
眼珠滴溜溜乱转,再瞧模样,英俊与潇洒齐飞,风流共倜傥一色,不是那气死潘安逼疯宋玉的
李阿花妖还会是谁!

    东边厢站着的那位,竟也是秀冠儒服的打扮,年岁看上去比花妖还要小些,他右手斜指大
地的,那柄古铜青刀,刀身上刻着七条腾云天龙。那龙刀客左手乾指西门魔神,厉声喝道:
“西门筒子,尔将花妖兄,怎样了!”

    西门重庆嘿嘿一笑,竟腾出手来扯一下李蔷薇头上的儒巾,大声道:“范殿堂,范油子,
你不会自个去问李殿堂么!”
    那范殿堂三字远远的传了出去,莲花峰以下,漫山遍野的都是正道英雄豪杰们“哗!”的
回应,这一回天子山麓聚集的九天十地的人马,竟是超过了万数。虽然有许多位已然猜到了古
铜青刀的主人,但此时听到魔神亲口将他的名字喊出,仍是忍不住哗然惊叹!
    —— 殿堂五绝次席,子虚山,乌有峰,龙族刀圣范五星!

    距离长蛟创龙的时代已经过去三千年,魔与道早又历经了两度轮回,然而,萧创龙的后人
世世生衍不息,逐渐形成了一个神秘的组织,没有人知道他们的基地在哪里,没有人知道他们
的实力有多强,只知道那个组织叫做,龙族!直到十八年前,也就是棋道宇宙纪楚汉历一千九
百八十六年,龙族的首领范五星,单人独刀,显现江湖,在那以后的十五年间,淮河以北,尽
归龙族范围,淮河以南,只奉屈原号令,南剑尊,北刀圣,一时震烁天下。
    *长蛟创龙的故事,请参阅我以前写的《魔镜魔镜我问你 —— 战地创龙记》

    那范五星眼高于顶,争强好胜,自称“长胜八百零一战”,锋芒直逼赵屈原。继而北士拥
刀圣,南人推剑尊,竟形成了两大Fans群体,平素只为争论刀快还是剑利,便时常发生械斗,
往往血流成河。从来天无二日,国无二主,事情总归要个了断。南剑尊,北刀圣,终于在三年
前秘密决战于天子山,莲花之巅。只是没有人知道那一战的结果,而在七天后两人下山之时,
便同时宣布退隐,再不问江湖之事。去岁列百器谱,只因神相百晓出身岭南,才将北刀圣设为
次席,因为此事,终宋百晓一生,他的足迹也不敢踏过淮河以北半步。后起的英雄豪杰,总道
这位震烁河北十五年的殿堂级人物,应是位刚若烈火的虬髯大汉,哪知道竟也是个儒服纶巾的
夫子先生,只那把古铜青刀上的飞龙,才添他傲骨几分。

    一旁观战的宋百晓树起大指:“南宫公子了不起,南剑尊,北刀圣,都给你请出来了!”
    “不是我,不是我。”,南宫布衣赶着紧的摇头,“我去的只有终南山,乌有峰是剑尊前
辈上的。”
    边上两株古松间搭了张软席,赵屈原躺在上面缓缓点头,他本该已经好了三五成,只因为
是赶去乌有峰邀刀圣助拳,千里奔波,人不离蹬,马不离鞍,反而更是加重了伤势。
    百晓轻声问:“屈原先生用了啥法子请得范夫子下山的?”
    赵屈原吃力的笑了笑,却不回答。原来他上得子虚山,乌有峰,只与范五星打一个照面,
半句话不说,转身就走。但听后头龙族刀圣高声大叫:“天下竟有会人能把剑尊伤成这付德
性!错过了这位,八荒六合,叫某再到哪里去找那样的对手!!!”,便如蜜蜂闻见了花蜜,
再不肯在山上停留片刻,一路便跟了下来。

    “蔷薇兄,李花妖,你怎么了,回个话!”,闲话表过,却说范五星转眼再朝花妖打量,
却见他一脸的痛苦无辜,五根手指毫无规则的打着手势,却原来是给人点了身上十七八个穴道
北刀圣怒道:“西门筒子,花妖与尔无怨无仇,尔怎得下如此重手!”
    “无怨?无仇?”,西门重庆呸的一声,手指李蔷薇道:“这位殿堂级人物,昨个四更刚
过,五更不到,摸上天子山莲花峰,就要往山泉里下散筋软骨散,老子正想问他呢,怨在哪里
仇在何方!”
    “哇 ……”,满山英雄一片哗然。

    西门重庆又道:“老子是魔神下凡,百毒不侵,这小子见迷不到俺,就要来单挑,说什么
武林盟主,号令天下。得!老子成全他,带他来这里号令个天下瞧瞧!”
    “哗 ……”,遍野豪杰倒采如雷。

    范五星转身向后头的宋百晓狠狠瞪了一眼,那意思你哪根筋搭错了将那位也排到五绝中来
丢人现眼!吓的神相百晓打一个害噤,赶忙低下头去。
    北刀圣再度注目魔神:“闲话少说,受死吧!”,一瞬间,古铜青刀竟泛起层刺目的紫霞
刀身之上,七条影纹天龙一起长吟,声震九天。
    西门重庆似小孩发现了有趣的玩具,眼中充斥着兴奋而喜悦的光芒,他将雪域狼牙横在胸
前,朗声道:“好,龙族之神,终于再现!来吧!!”
    北刀圣长啸声中,龙刀展动,揉身就上,两人战在一处!

    在场观战的,十有八九是初见北刀圣打架,万料不到这位儒服纶巾的夫子先生竟如此狠辣
出手尽是不要命的打法,即快又险,直往西门重庆近身扑去。
    魔神狼牙棒展开,将身周一丈三分的方圆,舞了个水泄不通,广场内只听见刀棒相击连绵
不绝的声响,一个错谔便是六十刹那,半个错谔间刀棒竟要相击二三十下。天下豪杰,哪有见
过这样快的出刀,一时间都同李蔷薇一般,张大了嘴观瞧,只是蔷薇是给点了穴道出不得声,
他们却是连喝彩声都来不及喊出。

    赵屈原躺在软席之上,不看广场,只微闭双眼,听那刀棒相击之声,喃喃道:“龙族刀圣
名下无虚,名下无虚 ……”
    南宫布衣脸上表情却是非常奇怪,他看了许久,终于忍不住问道:“他们打的好简单阿,
刀圣很厉害么?”
    赵屈原睁开眼来,有些责怪的瞟了南宫布衣一下:“刀圣仅见我一面,便知以己之长攻敌
之短,就这分见识也该小朋友你好好学习的那”
    南宫布衣赶忙恭身应是:“还望前辈解说奥妙 ……”
    一边百晓接道:“南宫公子你看,这双方现在俱是以快打快,这种打法本是最耗内力,但
刀是短兵刃,轻;棒是长兵刃,重,全力施展之际所花气力就不一样了。刀圣现在的出手如蜻
蜓点水,八分虚,两分实,而魔神的狼牙,却舞的着着都是实着。长久下去,魔神的气力总有
被耗尽的一刻,那时便是刀圣的胜机了。想是范夫子望见屈原先生的伤势,已揣摩到那魔神的
武功底细,才定的这路避实就虚的战法,不愧是殿堂级的人物 ……”
    赵屈原连连点头:“神相百晓,目光如炬啊!”

    说话间已是半个时辰过去,刀棒仍在不住的相击,西门重庆的脸色越来越是红润,狼牙棒
也越舞越快猛,竟无半分气力衰竭的样子,两人斗到六千多招,魔神一声暴喝,突地止住了挥
舞狼牙,那刀光顿时抢入一丈三分的圈中,范五星连人带刀,连刀带人,和身扑了进来。
    宋百晓一个好字出口,音才发到一半便生生顿住,耳边但听得赵屈原叫道:“不好!”

    狼牙棒对青铜刀,所谓一分长一分强,一分短一分险,范五星突破雪域狼牙的阻拦,直抢
到魔神近身,本来已是一个胜势,他龙刀化虚为实便向西门重庆身上砍去。哪知道他抢,魔神
也抢,西门重庆弃了雪域狼牙,同时和身扑上,只因双方互扑的太快,这一下,五星龙刀变成
长兵刃,魔神赤拳反成短兵刃,变作了魔神抢进了刀圣的圈子,攻守之势瞬间颠倒,就在龙刀
化虚为实的刹那,西门重庆实实在在的一掌,已击在了刀圣的肩胸。
    胜负便在即刻分晓,范五星身子直飞出去,重重摔在广场中央,伴随着一万余人的同声惊
呼,他挣了两下,一口鲜血喷出,再也站不起身来。

    赵屈原叹一口气,叫道:“范兄弟!”,范五星也正向他望来,嘴角尽是苦涩的笑容,
“打的,好 …… 过 …… 瘾 ……”
    但听得对面的魔神也道:“好过瘾啊,哈!”,北刀圣努力抬起头来,却是先见到对面李
蔷薇三分失望七分幸灾的脸面,只见花妖双手并举,均是拇指向上,食指向下,摆出个古怪的
手势,再读他的口形,却是在一字字无声的道:“我,鄙,视,你”,北刀圣又一口鲜血喷出
险些没被气昏过去。

    日正中天,西门魔神兀立在莲花绝顶之上,右手拿过雪域狼牙,重重顿地,喝道:“什么
南剑尊,北刀圣,殿堂级人物,都是苟坯!!还有哪一个不服?!”

    天子山上,两百宗师,一万豪杰,俱归哑雀无声,西门重庆二度大喝,“还有哪一个不
服?!”
    就在此时 ……
    忽地一个清脆的声音似从苍穹宇宙深处传来,“我!”,九天之上,那刻响起阵阵鸟鸣,
孔雀不似孔雀,大鹏不似大鹏,其清丽尊贵,直不似人间之音。英雄豪杰之中,便有人喜极而
呼,“快看!凤凰战士!凤凰战士来了!!”

    欲知又有哪位殿堂级人物动员而来,请看次集 —— 长江原是后浪嘀。

五)长江原是后浪嘀

    凤凰战士,凤凰战士来了!!!
    阳光云气之上,飘来一丝淡淡的茉莉花香。剑气袭来,那风身云体的凤凰圣衣只在九天之
间一现即灭,便听得嘶的声轻响,西门重庆促不及防,束发丝巾竟给削去了半幅。他呀声怪叫
,正要还手,忽地广场地底,也是一记鸟叫,那凤凰战士忽地又从九地之下现出身形,长剑急
舞,直攻西门重庆的下盘,魔神再未想到凤凰变身竟会如此之快,疾退之间,下摆红袍已给刺
了一个窟窿,天子山的英雄豪杰精神大振,齐声叫好。凤凰战士一击险险得手,更不停留,复
又盾地而去。紧接着再听得天上又是凤鸣,长剑掩映绚阳,仍朝西门重庆头上攻来 ……
    这样九天一击,九地一击,饶是那魔神有通天砌地之能,一时间也被打了个手足无措,只
有招架之功,并无还手之力。

    场边采声越来越响,正道武林第一次切切实实看到胜利的希望。
    南宫布衣一脸的惑色:“百晓先生,飞天遁地,真有这么快的?那个凤凰前辈,是人还是
仙啊?”
    神相百晓赞叹道:“这个就是凤凰战士赖以成名二十载,无敌于天下的神功,什么什么九
天之上,什么什么九地之下了。”
    “什么什么究竟是什么呀?”,南宫布衣早听说过那什么什么九天之上,什么什么九地之
下的厉害,就是不知道那什么什么究竟是个什么?
    宋百晓老脸一红,这苍穹宇宙间若还有他不能通晓的玄机,大概也就剩这个什么什么了,
“什么什么嘛,就是那什么什么了,公子快看”,一指广场中央便打了岔过去。
    *凤凰战士的故事,请参阅我以前写的《说英雄谁是英雄 —— 英雄贵姓》

    却见广场中央的魔神,正被这九天九地的攻击搞的手忙脚乱,黑斗红披亦给刺破了十几个
窟窿。他雪域狼牙上下翻飞,疲于应付,拆了十余个轮回,九天之上一声凤鸣,剑影又要再现
西门重庆忽地骂道:“奶奶个熊!等一下!”,不理会上面,狼牙棒重重击地,身形竟然也盾
了下去。满山群雄目瞪口呆之间但听九地之下劈啪乱响,接着一声惨叫,有人就给扔了上来,
大伙看时,此人身着凤凰圣衣,长发齐肩,却留着两撇八字小胡,右手给打得脱臼,直痛的满
头大汗,有认识的已然叫了出来:“牧野商羊,是牧野商羊啊!”
    九地之下,西门魔神破土而出,他身形再不停留,直从人界往天界的宇宙飞击,苍穹中但
听得百凤乱叫,金铁之音不绝于耳。片时三刻,又是一记惨呼,一人给生生摔了下来,这回却
是位美艳不可方物的女孩,也是秀发披肩,周身的凤凰圣衣,她的左手给打的脱臼,嘴角也溢
出了一丝的血迹,显是内伤不轻,在地上只是挣不起来。
    现场一片混乱,这才知道原来离合剑尊所谓的终南山一线生机,竟是商羊凤凰合壁,以二
敌一。

    “完了,独孤凤凰!”,赵屈原脑中闪过绝望的念头:“殿堂五绝,全军覆没!”
    阳光云气之上,西门重庆冉冉降下,直似魔神下凡,他鹰眉铁锁,狼目如电,嘴角显尽了
狰狞,眼光从赵屈原,范五星,独孤凤凰,牧野商羊身上一一掠过,忽地放声怪笑:“离合剑
尊,龙族刀圣,九天凤凰,九地商羊,殿堂四绝总算是来的齐了啊,哈哈,哈哈哈哈 ……”
    他身后蹲着的李蔷薇满脸的惶急,左手食指指着自己,右手五指张开乱摆,那意思,“殿
堂五绝,是五绝拉,还有一绝在你后面。”
    西门重庆并不向李蔷薇瞧上半眼,只踏前一步,对赵屈原喝道:“殿堂级人物!玩够了没
有哈!”

    赵屈原长叹一声,长江水后叠浪推先叠浪,先叠浪,奈何死在沙滩上,二十年声名毁于一
旦事小,数十万生灵将遭涂炭事大。
    他正视西门重庆道:“不错,阁下武艺高强,我等殿堂四 …… 五绝均不是阁下的对手,
要杀要剐悉听尊便,只是!”
    “只是什么?”
    赵屈原端庄道:“阁下可知抬头三尺有神灵,多行不义必自毙的道理么?阁下若还是一意
为魔,倒行逆施,总有一日,天也会收你的。”

    西门重庆闻听此言,直笑得山河震动:“都说离合剑尊离经叛道的可以,今日一见,竟是
如此的迂腐可笑。究竟哪一个在倒行逆施?是老子还是你家下药的花妖殿堂?究竟哪一个在多
行不义?是老子还是你家依多为胜的凤凰商羊殿堂!天?老子正要改日换天,究竟谁收谁啊!
你听好了 ——”
    魔神一扬手中的雪域狼牙:“道是咱灭的!天是没眼的!!”
    狼牙舞动,劈头盖脸就向赵屈原击下。

    离合剑尊闭目待死之际,只听得“当!”的一声巨响,有一物生生格开了魔神的狼牙,再
看时,广场正中,那位白衣如雪的少年,手中一丈六分的霸王长枪如条待噬的巨蟒,直面西门
魔神的狼牙。
    再看那少年相貌,面如冠玉,目若郎星,十分的俊朗中凸显十分的涵养,不是那南宫家的
小朋友是谁!

    南宫布衣俊脸通红,握枪的手甚至也因紧张而微微颤抖,他虽是十分的害怕,十分的羞怯
可还是将那五个字清清楚楚的说了出来:“天,是有眼的!”

    究竟道运将尽未尽?究竟苍天有眼无眼?请看末集 —— 前浪何必惹埃尘。

六)前浪何必惹埃尘

    “天,是有眼的?”
    西门重庆狂笑之中,突然对挡在自己面前,如挡在车轮前的螳螂般的少年,生出了几分相
惜之情:
    “小朋友,说的出这话也算你够胆量,老子念你还是黄口白牙的,赶紧退了下去吧!”

    “西门 …… 西门先生,胜负已分,你又何必赶尽杀绝?”
    “什么?!你刚才说什么?!”,西门重庆脸上闪过一丝阴翳。

    南宫布衣倒退半步,握枪的手渐渐变的沉稳,“西门先生,得饶人处且饶人那!”
    西门重庆嘿嘿一笑:“小朋友,怪只怪你嘴生的不好,老子有个规矩,别人叫俺魔头也好
筒子也好,恶贼也好,仆街也好,老子都爱听,唯独听不得叫俺先生的。小朋友,来世投胎,
千万记得别再随便喊人先生了!”
    南宫布衣晒道:“要打就打,西门先生叽叽歪歪的烦不烦人?”,长枪抖动,分心便刺!
    西门重庆杀机已起,不想竟被他抢白在先,直落个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摆动雪域狼
牙便来交战。

    那南宫家家传的枪法共分一十九式,起手那招蛟龙出海当心一刺,见西门重庆拿狼牙来迎
不待使老,手腕略抬,便化作第二式怪蟒翻身。
    他第二招尚未使到一半,场中剑尊刀圣,凤凰商羊,再加些有见识有眼光的宗师,一起瞠
目结舌,似被点了十七八个大穴,都看的傻了。
    原来那南宫布衣出抢,抖腕,变招,前刺,无论速度还是力量,都远胜龙族刀圣,宋百晓
评百器谱数十年,从未见过一招能使到南宫长枪怪蟒翻身地步的,只这半式竟看的他老泪纵横
喜极而泣。

    行家一伸手,便知有没有,西门重庆狼牙出手架空,道声不好,改隔为圈,已将身前一丈
守住,哪知道那怪蟒翻身竟从棒圈中生生挤入,“嗤”的一声,已在魔神左肩扎了个窟窿。西
门重庆刚呼声痛,南宫家第三式暮雨层云已然使出,仍是从雪域狼牙的棒圈中渗进,着着实实
刺入魔神的右肩头。西门重庆阿呀一声,狼牙棒再也拿捏不住,弃在莲花峰顶,说时迟,那时
快,第四式鹏举九天原是自下而上从敌人咽喉下方刺入后脑透出,南宫布衣枪往上挑,募然看到
西门重庆骇然欲绝的眼神,脑中闪过得饶人处四字,发一声喊,霸王长枪停在魔神眼前一寸三
分处,风吹枪尖留情结,直刮上魔神的颜面。

    “这就,结束了?” ……
    山上英雄看的呆了,似是见到了天下最滑稽可笑的场面。西门重庆狼目瞪的铜铃一般,只
以为自己已然死了,突见到南宫布衣将银枪一寸一寸收回。然后,那位南宫家的小朋友摸了摸
脑袋,好象觉得实在是不过瘾,长枪再舞,却是刺向未知的虚空,第五式,老树盘根;第六式
苍松迎客, …… 直耍到第一十九式西出阳关,一套南宫枪法使完,这才收枪吐气,只觉得气
顺神朗。七岁习枪,南宫一十九式布衣已习了一十九年,早也练,晚也练,几万几十万次都是
从头到尾耍完,这一次初次上阵对敌,若不把那一十九枪全耍出来,真是要把他活活憋死呢。

    怎么这么静?人呢?
    南宫布衣向四周瞧去,大侠,魔头,宗师,殿堂,人人都用一种见到鬼魅般的脸色望着自
己,仿佛都在梦中一般。
    他伸出手来,在西门重庆面前晃了两晃:“西门先 …… 先 …… 对不住,前辈您若不喜
欢,晚辈不再称呼前辈先生就是。”
    “哇”的一声,西门重庆当场吐了出来,他倒退两步:“别,南宫大爷,你是大爷殿堂,
殿堂大爷,这九天十地,八荒六合,老子就服你一个,俺从此,退出江湖就是,五百年后再见
吧!”,不待南宫布衣回答,魔神抢到绝壁崖前,纵身一跃,已消失在茫茫虚空之中 ……

    “赢?赢了??我赢了么???”,没有人说话,没有人回答他。
    南宫布衣只感到自己与山上众人,竟似隔着两层世界,心里说不出的害怕。
    忽然,见到对面蹲着的花妖,冲自己眼珠急转,双手乱舞,这才省起李殿堂还被点着十七
八个穴道呢,红缨展动,顷刻间替蔷薇解开。

    “阿!!”,李蔷薇大喊一声,待觉得已可说话,手指南宫布衣,泼口就骂:“我靠,你
这鸟人,装孙子消遣咱殿堂五绝来着!!!”
    这一句骂声出口,便似点燃满山火药的引线,轰的一声就炸开了。天子山场面顿时失控,
三山五岳的人马,九天十地的好汉,有欢呼武林盟主的,有高喊打倒假戏的,有摇头相呸,有
点头赞叹的,万语千言,都冲着这位三招半打败魔神,两眨眼拯救武林的白衣少年。

    “我,我 …… ”,南宫布衣手足无措,将求助的目光投向另外四绝,却见到那边厢,殿
堂四绝咬牙切齿的正也望着自己,只吓的白衣少年浑身哆嗦。
    北刀圣双目似要喷出火来:“南宫公子,南宫少侠,南宫盟主!你武艺高强,盖世无双,
咳 …… 咳 …… 三拳两脚就把那五百年世出的魔神打回原形,拯救武林同道千万生灵出水出
火,咳 …… 咳 …… 从此号令天下,莫敢不从,真是可喜呀可 …… 咳 …… 贺 ……
咳”,又咳出两口血来,说是可喜可贺,瞧脸色恨不得是把南宫布衣吃了。
    商羊可没刀圣那么客气,他只朝地上呸了一口:“姓南宫的,你要当盟主就自个当好了,
就刚才那套枪法,俺们再练二十年也赶不上你,你又何必装乖藏拙,扮猪吃象,把俺们几个老
家伙请出来再看笑话呢?!”
    独孤凤凰道:“94,我们本已退出江湖,离是离非,怎知还有今日之辱,南宫盟主你也忒
不厚道了 ……”

    “我,没有,没有啊”,南宫布衣十九年家中习枪,从未与江湖中任何一位英雄比过高下
他真的是的的确确,确确的的,不知道自己究竟有多高多低。只当江湖之中南宫枪法只是二流
武功,因此一直是对百器前列,殿堂五绝,抱着神一样的敬仰。直到适才看到龙族刀圣,独孤
凤凰,牧野商羊与西门重庆的交手,印证自家武学,才觉得有些奇怪于似乎场中这些殿堂级高
手不过如此嘛。然而直到他霸王枪出手,都是抱着视死如归的牺牲态度。
    哪里晓得那位揍殿堂五绝尤如砍瓜切菜一般的魔神竟会给自己三招两式就打发掉了。他自
己都不能相信自己刚才的行为,然而无论如何,这样的结果殿堂五绝还有不恨他入骨的道理?

    南宫布衣欲待辩解,却不知从何说起。只道:“剑尊前辈,晚辈真的,真的 … 绝无此意
啊。”
    赵屈原脸如死灰,摇了摇头:“罢罢,周公恐惧留言日,王莽谦恭下士时,咱兄弟今日认
栽了,还望盟主你老人家高抬贵手 …… 咳咳”,一口气没接上来,险险晕去。
    南宫布衣脑袋轰的一下,只觉得这天子山,莲花峰,离自己好远好远,到还是那位指殿骂
地,灭道换天,来也轰烈去也垒落的魔神西门,可爱的多。他心中一酸,眼泪就掉了下来。

    旁边的神相百晓,赶忙上来圆场:
    “各位大侠,各位公子,无论如何魔神已退,正道重生,实为可喜可贺,百晓山庄已然摆
下庆功宴席,还望大侠公子们移步,咱们,咱们,大碗的喝酒,大秤的分金阿!”

    李蔷薇首先喝彩,拍手道:“好啊好啊,吃饱喝足,重选武林盟主,我提议内阁制,殿堂
级人物组阁 ……”
    离合剑尊,龙族刀圣,九天凤凰,九地商羊,四人互望一眼,一齐的摇头,拼了全身的气
力喊道:
    “我们,已经退出江湖了!!! ……”

    幽兰空谷,峭壁绝壑,那凄历的声音在阳光宇宙间久久回荡不绝 ——
    我们,已经退出江湖了,退出江湖了,江湖了,湖了,了,了 ……

    正是:
    野鹤闲云倦东风,牧歌短笛叩玉门。
    身辞江湖三分地,心系荣辱五味羹。
    巍巍殿堂士走马,花花轿子人抬人。
    长江原是后浪嘀,前浪何必惹埃尘?

   (全文完)
    本故事情节人物,完全虚构,如有雷同,纯属自做多情。

    谢谢!

[ 作者:李蔷薇 | 更新时间:2004-03-15 | 浏览次数:20616次 ]


杂志首发文章版权归 李蔷薇 东萍象棋网络杂志 共同拥有
转载时请注明作者和出处 [文章出处为 东萍象棋网络杂志 或 http://www.dpxq.com 均可]

-=> 杂志镜像:镜像一
-=> 版权信息 [网站地图 联系QQ:88081492 QQ群:75115383 淘宝:hldcg 微信:dpxqcom 新浪微博:东萍象棋网 微信公众号:东萍象棋网]
本站原创文章版权归作者和东萍象棋网共同拥有,文章可自由转载,特别声明的除外,转载文章时请注明作者和出处
东萍象棋专业网站 Copyright 2004 东萍象棋网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保留所有权利 辽ICP备11009884号